“高薪鲶鱼”触动公务员加薪情结

2020-01-05 19:52栏目:更多资讯
TAG:

湖南郴州市政府日前决定,面向国内外招聘高级雇员。招聘金融证券、城乡规划、产业项目营运各1名。聘任到市政府副秘书长的职位并到相应单位兼任副职,分别负责相关工作。招聘到的雇员应具有博士学位,年薪标准为50万元并视业绩另给予精神与物资奖励,另外免费提供住房、家属可以聘用到事业单位工作,子女就近安排入学。 公务员热一直高烧难退,今年就有77.5万参加公考,报考人数再攀新高,而这个饭碗却只有1.35万个,其中一个职位破天荒地引来4700多人争抢,这种“惨烈”局面恐全球鲜见。如何让其科学“退烧”,也一直成为有识之士苦苦思考不得其解的难题。而郴州敢于拿出50万不菲的薪酬待遇,甚至敢于特事特办,将教育公平和就业公平暂搁一边,试水公务员聘任制,当然是一种革新与尝试。 但这种公共行为应有三个前置要件。一是用这笔巨额人头开支应有当地人大的年初预算审核;二是这种“一拖二”的办法伤害社会公平,有损政府公信力;其三,应有相关配套的政府雇员的公开监督制度与机构设置。先说这笔公款的来源。三个市政府副秘书长,一年就要150万基本年薪,加上他们的住房,和如果再算上配车费用,这笔额外支出的巨额公款的来源是什么?实际上,不管财政开支多少,这笔新支的款项都应先经过当地人大年初召开的代表会议审议通过。 从这一纸冷冷的政府公告看出,似乎未有这一道法律程序的设置。倒像是政府部门领导在金融监管、城乡规划等工作中,突然觉得脑中的知识储备不足了,需要有经验的博士来助阵,于是脑门一拍,管他三七二十一,招进几条“鲶鱼”来激活机关这个“沙丁鱼”缸。这便出现了法律法规的尴尬,政府雇员原本不属公务员,当然就未有行政级别。然而这一招三个的市政府副秘书长,咋不算行政职务呢?难道他们是一步到位的“公务员”了?这显然不符公务员法的相关规定。 再说“一拖二”问题。“爸爸当官,儿子入园,妻子欢颜”,面对上学难、就业难的百姓,编出这种无奈的顺口溜,大概并非毫无厘头。从这三名即将入驻郴州的政府副秘书长的身上便能窥出些许端倪。按理说,官当得越大,只是为民服务的技能水平越高,怎么也不该因此伴随着孩子的入学与妻子的就业拉上啥关系。可现实语境似乎与这种公平理想相背离。坊间有谚道:“一人升官、鸡犬升天”,我认为是话丑理端。我们社会有这种锦上添花的思维,“公考”能不热火朝天才怪。 另外,我们对政府雇员的聘用程序靠啥去全程监督。恕我直言,在未有配套监督的语境下,给雇员以50万年薪,实际上是在助长公务员渴望逆行加薪的“野心”。当前,全球经济动荡,公务员工资与大多数企业特别是众多中小企业职工相比,一直处于领涨地位。一个机关不可能靠几个政府雇员撑起一片天,它的良性运转靠的是全员协作。现在进来的几条“鲶鱼”,其高工资背后的公平问题无法求解。甚至还会给人一种错觉:是不是当地公务员在为变相加薪造势?

版权声明:本文由54548866永利集团登陆发布于更多资讯,转载请注明出处:“高薪鲶鱼”触动公务员加薪情结